提高效率

2020-11-07 17:37

刘树仁建议,可由政府牵头,为服装企业向银行做些担保,比如划拨一些资金成立基金池,为服装企业解决暂时性的资金拆借困难。“启动资金不需很多,主要是帮助企业获得融资。”

武汉服装设计师协会秘书长何建强介绍,服装企业都想向快时尚品牌取经,其中一点就是款式更新要快,这背后就是设计力量要跟上,多做原创服饰。

此外,由于早些年银行对服装企业的贷款相对宽松,不少企业进行大额贷款,盲目扩张开店,导致固定资产投资额远远超越自身资金承受能力。现在资金紧张时,贷款难,还款压力大,流动资金非常紧张,直至出现停产、倒闭。

武汉元田制衣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认为,传统服装企业主要还是做线下,但线上市场也必须抢占,要将人力资源优化配置,明确线上线下产品的定位、物流的支撑等,以减少成本,提高效率。

昨日,武汉服装商会会长刘树仁在阅读本报报道后表示,部分服装企业老板跑路,和产业上下游资金流通受挤压有关。另外,用工成本提高,也让企业负担加重。在市场资金紧缺、企业回款又不及时的情况下,用工的资金压力几乎可以拖垮一个企业。

湖北冰姿服饰的老本行是做冬装羽绒服,曾给真维斯等服饰品牌做代工。今年夏天,湖北冰姿推出了高端女装品牌“三梦”,推出半年销售业绩就超过3000万,大幅超出预期。

昨日下午1时,记者来到佳海工业园,转达了程女士的关心。一些留守工人表示,他们有的已经找到了下家,有的已经回家休整。但他们通过qq群和朋友圈,发布了程女士的“招聘”信息,有不少工人高兴地说,愿意争取这次机会。

“你们报道中的那些工人,我欢迎他们到我厂里来工作,不知他们愿不愿意。”昨日一大早,程女士致电本报称,她是汉阳磨山工业园一家服装厂的老板。看到本报服装厂老板跑路调查报道后,她很同情工人们的遭遇,想让这些工人到她厂里就业,希望楚天都市报记者能帮忙牵个线。

刘树仁表示,汉派服装在三四线城市覆盖面很大,缺的就是品质。如果我们打造一批具有市场影响的标杆品牌,其他品牌就会配套做,自然形成精细化分工的产业链,并解决同质化问题。

在武汉传统企业中,成功转型电商的不少。去年双十一,猫人线上销售达5500万元,创历史新高。爱帝服饰在网上销售额已突破5亿元,约占公司总销售三分之一。“传统企业拥有品牌、设计等多方面优势,改变思路融入电商后,能迅速占据市场。”

程女士介绍,她的服装厂主要生产男装,今年有四个款式的男装,都在市场上卖得脱销,需要扩大生产规模。目前,厂里的布料、辅料都进了货,唯独缺熟练的车工。如果这些工人们愿意,欢迎来厂里工作,包吃包住,保证“当月工资当月结算,绝不拖欠”。

20年前,在汉口大夹街、扬子街、汉正街,“前店后厂”的小企业如雨后春笋。然而,这种来料加工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,完成了原始积累的企业依靠原创设计才能闯出新路子。

有些服装厂就是个体户办的,对个体户的注销手续就更简单了。中南路工商所负责人表示,个体户注销不用提交债务清算报告。但是如果个体工商户未注销跑路,会将其列入异常名录公示,同样对其以后经营、贷款都有影响。

省工商局相关人员昨介绍,若是有限责任公司办理注销,公司方需提交债务的清算报告及税务完结证明。因清算报告是公司方提供的,因此真假难定。但是,公司即便用假清算报告按程序注销了,他们的债务是不可能逃掉的,企业法人及股东要按比例承担相应的责任。如果公司没注销而跑路,工商会将其列入异常名录公示,对其企业法人及股东以后的经营、贷款都有影响。

针对此次佳海工业园的情况,刘树仁表示,正在呼吁行业自救,有条件的服装企业可以考虑伸出援手,接收一些被迫失业的工人,这些熟练工里不乏一些行业人才。

冰姿服饰负责人韩继雄告诉记者,从开始做代工到做自己的品牌,靠的是原创设计。该品牌今年推出的棉麻四季高端系列,推向市场即获好评。“虽然原创成本高,但要谋发展必须这么做。”

“跑路的中小企业居多,大多是资金出了问题。”武汉服装设计师协会秘书长何建强介绍,这些企业没有自己的品牌,大多是做贴牌的,比拼的是低加工费。在人力成本较低的时期,这种来料加工的方式使得武汉服装企业数量大增。

武汉红人时尚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认为,如今是“互联网+”时代,服装企业必须重新整合线上线下营销渠道,同时加大研发力度,让消费者有不一样的消费体验。“这是产品的核心竞争力,需要通过设计创意来提升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好的产品搭配全程的服务,注重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是企业最需要努力的,“我们的销售额中,超过一半是由vip会员产生的。”

楚天都市报讯(记者李曼英张皓)昨日,本报《中小服装企业老板跑路调查》报道见报后,不少读者致电,表达对工人们的关心。其中,一位服装老板表示,愿意接收这些没有着落的工人,并承诺绝不欠薪。

“行业要整合资源,搭建互助平台自救,抱团渡过难关。”刘树仁称,商会将发起一个互助物流平台,利用平台进行担保资金流通,来解决收款难等问题,将信用度差的原材料供货商、经销商清洗出去。

“在这个物流平台上,有信用的供货商和经销商可以自由交易,由平台担保,如未及时收付款,可由平台垫付。”刘树仁表示,以前上下游资金都是良性运转,但在目前的非常情况下,商会将通过此举进行引导和规范。